除了眼泪还是眼泪——岳凤仙老师

wenming.lcxw.cn   时间:2013-06-17 15:27:16   来源:聊城新闻网

    “你临熄灭的微笑,犹如最后一张叶子,在我雾蒙蒙的枝头,颤抖不已。呵,再没有一条小路,能悄悄走进你吗?”——题记

    今年2月6日,因病医治无效,49岁的聊城三中岳凤仙老师永远地走了。岳凤仙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人民教师,可是,她的去世,在师生中间、在听到她的事迹的人群中间,震动极大。

    日前,岳凤仙被东昌府区评为“感动水城”人物,当时采访的一幕幕,又在记者眼前浮现。

 

   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采访,采访进程数次被眼泪打断。3月22日上午,聊城三中办公楼二楼会议室里,除了眼泪还是眼泪。

    岳老师的同事、学生,在接受采访时,有的未语泪先流,有的说着说着便哽咽起来……尽管记者是一个“泪点”较高的人,可是,仍然数次喉咙发痒、眼睛湿润,记不下一个字。

    采访刚开始,刘粟老师忽然情难自禁,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。劝慰她的人,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珠子。刘粟老师强忍悲痛,哽咽着说:“多少天了,还是不能提岳姐,提起她,眼泪就止不住……”

    马海青老师的语速很慢很慢,多次停顿,她在极力克制自己。说到最后,再也抑制不住,掩面痛哭起来……

    岳老师不仅是高三年级22个班的年级主任,还兼任两个班的物理老师,工作之繁重,可以想见。刘粟老师说:“岳姐对工作太负责、太忘我,每天来得早,走得晚,中午饭、晚上饭常常凑和着买点吃,她太累了。她的心里被学生、被教学装得满满的,唯独没有自己的位置。”去年秋天,物理组的尤海宾老师要参加教学能手比赛,中秋节、国庆节假期,岳老师主动放弃休息,靠在实验室里为他斟酌教案;物理实验十分繁琐,仪器不够用,岳老师就替他四处筹借。

    高三•一班的蔡晓雨同学说:“岳老师很让同学们亲近,她常常拍拍这个的肩、拉拉那个的手,像个好朋友一样。在岳老师背后,常有同学忽然蒙上她的双眼,让她猜是谁。但是,连最调皮的学生,都会乖乖地听岳老师的话。”言罢,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下来。

    高三•二班庄姝娴同学声音低沉,几度泣不成声,她说:“岳老师就像妈妈一样,疼爱每位同学。现在,同学们仍然接受不了老师去世的事实,心里有种感觉,岳老师出远门了吧?说不准哪天会推门进来……”高三年级早读课前,有个集体宣誓,誓词是岳老师征求众多同事的意见制订的。庄姝娴说,岳老师走后,同学们宣誓时,声音更洪亮更整齐了,大家都拼着股劲儿,不想辜负岳老师的殷切期望。

    岳老师是热爱生活的人。她爱打乒乓球,在学校教职工比赛中拿过名次。她爱唱歌,最爱唱《回娘家》,唱得有滋有味;《青藏高原》的高音部也唱得很到位。她喜欢花花草草,却不养花,因为记不起来浇水,多耐旱的花都会枯萎。史祥珍老师家里的君子兰盛开了,她会开心地端到办公室,每次,岳老师都会惊喜得像个孩子。令史老师纳闷的是,今年君子兰开花十分“吝啬”——以前,二三十朵小花你争我抢地簇成花球,恬淡、静雅而雍容;岳姐走了,君子兰竟然一小朵一小朵地开,没精打采,仿佛很伤感的样子。

    集体办公室里有十六位老师,分成格子,简单而局促。岳老师的格子左后侧花架上,韭菜莲葳蕤喜人。徐慧霞老师红着眼圈说:“只差一张床,办公室就是岳姐的第二个家了。岳姐的格子,大家决定不动,那盏旧台灯,那把小转椅,留着岳姐的痕迹。岳姐没走,岳姐仍和我们在一起……”徐老师住得远,胃弱,早饭吃不下,岳老师总是变着花样带来芋头啦地瓜啦烧饼啦,像劝孩子一样劝她吃东西。岳老师很细心,带芋头时从不忘带白糖。寒假开学,徐老师从临清老家带来岳姐爱吃的馓子,没来得及送,岳姐就走了。馓子还在家里放着,看一次,徐老师就流一次泪……

    有人说,身后能让人在悲情的眼泪中追忆,这样的生命才有分量,这样的人生才有价值、有意义。党委书记田凤奎眼里闪着泪光说,岳老师的身上凝聚着人性的美、道德的美,岳老师是三中的骄傲,是三中老师的杰出代表。岳老师更是一面旗帜,我们要认真向她学习,在她身上汲取干事创业的力量。

 二

    需要请读者理解的是,记者没有采访岳凤仙老师的丈夫和女儿,不是疏忽而是不忍。

    岳老师有一个温馨、美满的家庭,丈夫是同事,女儿在山东师范大学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读研究生,硕博连读,下半年就到博士阶段了。岳老师的猝然去世,原本相亲相爱的一家人,宛若一幅写满岁月静好的画卷被硬生生撕破,丈夫和女儿的心在滴血,现在,伤口还新鲜着……

    宋老师是烟台海阳人,女儿的名字,应当寄寓着他对位于黄海之滨的家乡的深深留恋。通过深入采访,记者从侧面了解到岳老师生前对丈夫、对女儿深厚的情、深沉的爱;岳老师的去世,对丈夫、对女儿的打击无以复加。

    岳老师性格风风火火,事业家庭兼顾,里里外外“一把手”。她是个勤快人,爱整洁,心又细,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。她将爱理解为奉献,对丈夫照顾的无微不至。她是家里的主心骨,米呀面呀水呀电呀什么的,事无巨细,躬自操持。女儿有什么东西找不到,从来不问爸爸,即便去问,答案肯定是:“问妈妈”。岳老师走后,史祥珍老师帮助收拾遗物,忽然问起某样东西在哪里,宋老师张口就是:“不知道,问孩子她妈……”家里的存折,宋老师怎么会知道密码?他连如何去银行取钱都不懂。

     对公公婆婆,岳老师将孝敬二字做到极致。每年,全家都回海阳过年。寒假刚开始,岳老师就忙着买这买那,精挑细选,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。公公的身体哪里不好,婆婆喜欢啥口味儿,这个外地儿媳了如指掌。岳老师去世后,年过七旬的公公婆婆流干了眼泪,从海阳赶来,不顾劝阻,坚持走到儿媳安息的地方,久久不愿离去……

    刘粟老师说,宋老师对岳老师的感情,可用“宠”字概括。他们常在校园里散步,“快五十岁了,大哥还拉着大姐的手走呢!甜蜜劲儿让人羡慕加嫉妒……”妻子对家庭的付出,宋老师心存感动,他十分疼爱妻子。一次,岳老师用幸福的口吻对同事说:“哎,俺那口子昨天又请俺出去吃饭了,那个店,别看小,不起眼,菜的味道可真好!”

    岳老师全身心扑在教学上,对学生比对女儿付出的还多。每年高考前,岳老师简直忙到废寝忘食的程度,住校生尤其让她牵挂,这多吃那少喝,午休要保证……她挨个叮嘱。高考期间,怕住校生中午不休息,也怕睡过头,她干脆搬个马扎儿坐在宿舍楼门口。女儿高考那年,宋老师说,今年就呆在家给女儿做些可口的饭菜吧。岳老师说,住校生不在爸妈跟前,更需要照顾,饭,还是从门口粥屋买吧。

    岳老师对女儿的爱是深沉的。年前有次参加同事孩子的婚宴,她充满羡慕地对同事说:“俺家阳阳结婚时,也要穿这样漂亮的婚纱!”一次看到蹒跚学步的孩子,她充满憧憬地对同事说:“俺家阳阳有了孩子,不找保姆,俺看!”岳老师省吃俭用,从不买名贵的化妆品,更没有做过一次美容。她用的化妆品是廉价的“宫灯”、“百雀羚”。同事劝她对自己好些,她总是说,女儿今后要出国,要做学问,多攒些钱可以让女儿更安心地搞研究!

    “飘啊摇啊的一生,多少美丽编织的梦!就这样匆匆你走了,留给所爱的人一生的伤与痛……”

    逝者长已矣,生者当勉力。高三年级的讲台上,宋老师正在认真讲授语文课;大学校园里,女儿正在刻苦攻读学位。岳老师在丈夫、女儿心中,会永远年轻的活着……     

(责任编辑:聊城文明网)